颜重北

我站在阳台上晾衣服,看到对面楼的窗台上站了一溜麻雀,拍了拍翅膀飞走了,我挥了挥胳膊,没飞起来。 ​​​

评论